“广州封村、30万非洲籍人士聚集”,一个假消息背后的真实恐慌


当记者问美国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有关世卫组织的问题时,特朗普还插话说,福奇“尊重世界卫生组织,我认为这很好……但他们确实给了我们一些相当糟糕的指示。”

就韩国境内新增确诊病例连续两天少于50例,丁世均表示,因为人口密集的首都圈感染事例不断,疫情扩散的风险尚存,不能掉以轻心,必须保持高度警惕。

伦敦飞上海票价18万航班仍在报批,航司称旅客若有瞒报不予退款针对“伦敦飞上海18万元机票售罄”一事,3月16日晚,金鹿航空有关负责人回应南都记者称,该航班系从亚洲空机飞往英国接收乘客,分摊到单座价格较高,目前仍在按规定落实航班的报批程序,届时如有旅客隐瞒健康状况将被拒登机,且机票费用不予退还。

“政客”新闻网毫不客气地指出,特朗普最初的旅行限制和政府随后的行动都没有让这些限制随着情况的改变而调整。

不过在几分钟后,面对记者的追问,特朗普又有些“软化”,他告诉记者他正在“调查此事”(looking into it),并承认目前全球大流行“可能不是”(maybe not)冻结世卫组织资金的最佳时机。

尽管世卫组织承认,旅行限制“可能在疫情遏制开始阶段有公共卫生方面的理由,因为它们可能使受影响国家得以实施持续的应对措施,而不受影响国家则有时间启动和实施有效的防范措施。”

但世卫组织建议,这些限制“应该是短期的,与公共卫生风险成比例,并随着情况的发展定期重新考虑”。

回国还是留下,是许多海外中国留学生面临的两难选择。【文/观察者网】特朗普一直以来对世界卫生组织的不满在7日那天达到高潮。

“政客”新闻网表示,世卫组织曾警告说,对疫情严重地区的旅行禁令或拒绝来自这些地方的旅客入境,通常不能有效预防病毒的输入,反而可能会“产生重大的经济和社会影响”。

“我的意思是,我不是说我要这么做,但我们会考虑这么做。我说过我们要研究一下,调查一下,观察一下。但我们是说,将考虑停止资助。”